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话题 >

迪比特神线年要做全球第一如今面临崩盘

  “说起来你们都不信,以我的理解,上海迪比特只是台湾大霸董事长莫皓然夫妇用实业炒股票套现赚钱的道具,从一开始它就没打算长期做这个产业。”一位前上海迪比特副总裁路华(化名)语出惊人。

  “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台湾大霸电子公司的股价,其实与上海迪比特的实际业绩并不同步,而且迪比特业绩的好坏和手机市场本身也不是一种正相关的关系,本来市场形势很好要向上走,但莫却会突然下命令打压市场,实际上是在操纵股票。而这种急功近利的思想,就导致了迪比特政策的多变。为了全部掌控股价升降的节奏,尽管莫皓然也聘了职业经理人,但实际操纵权全在莫自己手里,职业经理人的权力很有限。”路华说。

  “在实业只是道具这一前提下,迪比特后来的一切都不足为奇。为什么要炒作几年拿个市场第一,还不是为了提升股价?为什么最后资金链断裂,其实这是必然的现象,因为早在此之前战略上已经决定退出内地市场了,不再投钱,而且拼命透支渠道里的钱来套现了,能不资金链断裂吗?至于后来的FD,只是一个战术上如何打,如何尽快再捞一笔的做法了。”路华说。

  “做投资人千万不要再做老板,迪比特失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董事长莫皓然经常亲自操盘。”原迪比特北京分公司营运总监吴宝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按照吴宝良的解释,总经理作为职业经理人应该面对市场的变化作出决策,而不是面对董事长的直接具体要求来作出决策。

  “莫皓然夫妇占有大霸电子90%以上的股份,彭新淼和迪比特总经理陈冠俊至多各占2%左右,这种一股独大就决定了董事会做决定‘唯莫皓然夫妇马首是瞻’,谈不上民主决策。在这种意义上讲,大霸也好,迪比特也罢,都只是放大了的个体户。而对于一个个体户来讲,缺乏长期的战略,而更多的是营销上的战术,在最短的时间内赚到更多的钱是其操作上的根本特点。”一位原迪比特中层经理人郭明说。

  引发迪比特诸多变动的原因之一,也在于莫皓然在台湾出事了。2005年9月29日下午,台湾当局几大部门在台北市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联合突袭,其目标直指大霸电子公司总部高层。当晚,莫皓然及其夫人,大霸电子总经理郭佩芝两人便被台北地检署带走询问,直至凌晨四点。据台湾检方调查,由于大霸电子最近数年来股价呈现巨幅波动,股价从最高点的150余元一路下跌到10余元,后来又涨到60余元,再跌到目前的4元多,而被金管会盯上,经调阅该公司账册资料,发现大霸股票的巨幅震荡,涉嫌内线交易与人为操纵,再进一步查出莫皓然夫妇以开设的投资公司××,大量买进或放空大霸股票,张数高达10万张,并利用股价涨跌融资融券炒股,估计获利超过5亿元。

  “缺少长期做品牌的理念,只是抱着投机的心态,不急功近利才怪呢。但遗憾的是,最后的局面,莫皓然玩得太大,掌控不了了,渠道、内部员工、分公司的人甚至是合作伙伴都已经是众叛亲离了。”路华说。

  “迪比特最不缺的就是现金。迪比特的财务结构健全健康,银行负债合理。如果缺钱,我们随时可以通过台湾大霸筹资,当然也不排除在必要的时候向世界金融市场筹资。”2003年彭新淼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如此表示。而在此之后,彭也曾多次表述过类似的观点。

  然而,曾经扬言要做全球老大的迪比特在每况愈下的情形下已经走到了资金困窘的边缘,而截止到现在的大幅裁员,更是暴露出迪比特的颓势。

  “我们目前最担心的是补偿金问题。迪比特此次裁员补偿与员工的工作年限息息相关,工作一年以上可得一个月的工作补偿,两年两个月,依次类推。但是,这些补偿金不是一次性打入员工的工资账号,而是分月发放,所以,很多工作时间长的员工都在担心这样状况的公司是否能一直坚持打款,万一迪比特破产了怎么办?而有的员工如果是耗不起了主动辞职,连这点补偿金都没有。”原迪比特员工小红如此表示。从今年1月起,迪比特就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而此次大裁员的违约金问题,也引起不少被辞退员工的不满,曾一度出现员工围堵办公楼的局面。

  据台湾大霸集团2005年3月份公布的财报显示,迪比特2004年在手机业务方面的亏损高达约9.2亿台币(折合人民币2.3亿元)。去年4月,大霸电子集团董事长莫皓然宣布为迪比特注入8640万美元,并将迪比特拆分为产品、品牌、销售三个独立经营、独立核算公司。不料,2005年9月29日,莫皓然突然被台北地检署传讯带走,这一计划也宣告破产。从去年12月开始,供货商、经销商、售后服务提供商纷纷上门催债,而此时的迪比特账户也已被银行冻结。

  “其实,资金出现问题是从2005年10月份才开始出现的。当初迪比特和大渠道商凯博特合作时,曾引入了凯博特的一位人员进入迪比特管理层,结果他一看迪比特资金有些紧张,赶紧通报凯博特来向迪比特要钱,后来消息一传开,许多经销商、供应商、售后服务提供商纷纷来要钱,资金就更紧张了。可以说是挤对,逼得本来效益不太好的迪比特资金链断裂,这是迪比特溃败的直接导火索。”一位前迪比特中层经理人员易文超(化名)这样告诉记者。